钢厂音信,烟雾治理心里如焚

作者:betway必威

“明年1月新环保法将开始施行,环保压力将成为影响企业生存和发展的重要挑战。由于环保投入欠账多,环保成本将日益增加钢铁企业的经营压力。”7月31日,在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四届八次常务理事(扩大)会议暨劳模表彰大会上,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会长徐乐江表示,“严格的环保规定,这对于每一个企业来说都是压力,关键是如何转变成动力,转变为企业发展的机遇。在这方面有许多成功典型,环保方面搞好了,企业才能踏踏实实搞经营、谋发展。”  新《环境保护法》将给企业带来哪些冲击?钢铁企业如何适应这一重大的变化和越来越严峻的环保形势。《中国冶金报》记者就此采访了业内专家和企业人士。  法治之路没有最严只有更严  7月21日,环境保护部、国家发展改革委等6部委联合发布《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情况考核办法(试行)实施细则》,将对地方政府的空气质量改善指标完成情况、大气污染防治重点任务完成情况两类分别评分,满分均为100分。其详细程度和严格的考核标准堪称国内环保史上之最。这是对2013年9月份发布的《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的细化。  钢铁工业最新的污染排放标准自2012年10月1日起实施,其中规定,从2015年1月1日起现有钢铁企业按标准中新建企业排放限值执行;适用范围涉及钢铁与焦化生产7个主要生产工序,涉及水污染控制项目28项,大气污染物控制项目19项。  从2015年1月1日即将开始执行的新《环境保护法》被认为是当前中央和地方最为严格的环保法律和政策。主要处罚措施包括:对相关污染及超标严重的企业,实施罚脱硫电价款或追缴排污费,并实行挂牌督办,责令限期整改;对整改不到位或逾期未完成整改任务的,将暂停所在城市新增化学需氧量和氨氮排放项目的环评审批,并暂缓下达有关项目的国家建设资金;对一些企业将暂停相关区域新增二氧化硫、化学需氧量和氨氮排放的建设项目环评审批,责令限期整改,逾期未完成的,依法从重处罚。  “过于粗放的发展方式、不尽合理的空间布局、先天不足的能源结构、整体落后的科技水平、极其薄弱的法治意识等因素,造成了我国当前环境压力比任何国家都大,资源问题比任何国家都突出,环境特征比任何国家都复杂,解决起来比任何国家都困难。”环境保护部政策法规司副司长别涛表示,“从环境保护与发展相协调、环保要服务服从于发展,到现在调整为经济社会的发展必须与环境保护相协调、不能超越环境资源的承载能力,新的环保法从理念上实现了创新,内部结构更充实更丰富,在环境监督管理模式上有所变化,强调了信息公开和公众参与。”  依法自律是压力更是机遇  别涛强调,只有各企业在思想上明确,行动上履行自己的职责和义务,才能使我国的环境情况有所改善。  “环保问题是在经济发展中碰到的问题,是很多因素的结果,也是正常的。”江苏沙钢集团董事局股东会副会长贾祥瑢在接受《中国冶金报》记者采访时说,“企业应该承担起自己的责任,从意识上把解决环保问题作为一项必要的工作。这样,环保问题才能解决。”贾祥瑢认为,在钢铁行业解决环保问题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增强企业家的意识,再加上法律的约束,这样才能像解决钢铁行业在发展中遇到的其他困难一样,把环保问题解决好。  某地方冶金协会人士对《中国冶金报》记者表示,过去由于部分地方企业单纯牟利,造成了比较大范围的环保欠账;加之地方政府和监管部门环保意识不够强,或是因为利益驱使,对于一些环保违法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导致了环保违法的普遍性。他认为,新的环保法和行业排放标准的严格执行,必将对钢铁企业的环保工作提出更高的要求;在更加规范的社会环境和正确的舆论导向下,行业的环保问题能够得到很好的缓解乃至解决。  一些为钢铁企业提供节能环保方案的公司表示,今年初以来,他们与钢铁企业的合作项目合作意向明显增多。北京仟亿达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郑两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道:“近期我们与河北敬业钢铁签订了一些合同能源管理项目,与邯钢等也达成一些合作,还有一些大项目也在达成合作协议。”  华菱钢铁集团董事长曹慧泉表示:“目前企业在环保方面投入很大,一些新建项目都可以达到要求,但是以前已经建成的项目还有待改造,这些改造正在进行。”今年上半年启动的华菱湘潭钢铁集团10平方米竖炉烟气脱硫及重金属治理项目,已经完成方案设计,预计今年底建成并投入运行,年可减排二氧化硫2000吨、重金属2.6吨。此外,4月份开始试运行的180平方米烧结机烟气脱硫及重金属治理项目,预计每年可减排二氧化硫4000吨、重金属10吨。  曹慧泉特别提到,对于钢铁企业而言,现在的投入已经不在产能扩张和规模扩张上了,主要是在结构调整和节能环保上。虽然当前钢铁企业效益不太好,会有一些困难;但从长远来看,环保投入可以改善行业竞争态势,不投入环保的企业,其生存发展将面临巨大的压力。  绿色发展要环保与效益相结合  对于环保的资金投入问题,方大特钢董事长钟崇武表示:“环保压力对于钢铁企业是一道坎,那些扛不过去的企业一定是自身发展中存在问题的,而那些专注于在生产和经营上面寻找利益增长点的企业才能更加体现出自己的优势。因此,更加严格的环保约束对这些优势企业无疑是一种激励,也更加能够激发出他们在生产和经营中的潜力。”  “污染其实就是放错了位置的资源,只有把污染减少了,废弃物利用了,排污工作做好了,节能工作做好了,我们的各项指标就能好起来,我们企业的竞争力自然也就提高了。”钟崇武表示。  “环保是为了产业,钢铁企业环保的需求大,是新的经济效益增长点,也是社会标准的要求,希望能做到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结合。”当谈到环保投入可能带来的经济效益时,曹慧泉这样说。  近年来,钢铁环保意识的增强也促进了环保产业的发展,为钢铁企业带来了新的效益增长点。一些为钢铁企业提供环保设备和环保方案的公司纷纷向《中国冶金报》记者表示,今年初以来,他们与钢铁企业的合作意向、合作项目明显增多。  比如,宝钢工程技术集团宝钢咨询有限公司成立一年来,紧跟国家“节能减排”政策导向,瞄准清洁能源、再生能源等相关产业,整合优化咨询服务和项目监理能力,全力拓展市场。该公司先后为宝钢股份、梅钢、宁钢、韶钢等各钢厂的节能技术改造提供了专业的咨询服务,并在环保重点治理的烧结工序上,协助宝钢股份成功推动国内首个烧结废气余热循环利用项目建成投运,实现了国内大型烧结机废气循环利用。目前,该集团“绿色”产业咨询服务收入已超过8000万元。

摘要种种迹象显示,空气污染大户钢铁行业,在一系列环保政策包围之下,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距离2015年1月1日新《环境保护法》实施还有不到1个月的时间,届时更加严格的环保法律法规将实施,当下整个钢铁行业面临产能过剩、经营困难的情况,钢铁企业能否达到新标准?种种迹象显示,空气污染大户钢铁行业,在一系列环保政策包围之下,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近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王晓齐表示:“为达到新的环保标准要求,钢铁行业仍需投资数百亿元资金采购环保设备,而长期运行费用将更大,企业资金压力更加紧张。到2015年1月1日新环保法实施,钢铁工业要执行新标准中的新建企业排放标准,其中很多指标都是很难达到的,比如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许多指标,按照现有的设施,普遍达不到。”

钢铁工业属于资源密集型产业,开发的主要对象是各种粉状、块状黑色金属和非金属矿物,生产规模大,工艺过程复杂,包括矿石的采选以及金属的冶炼、冶金产品的加工等。钢铁工业排放的废气大体可分为三类:第一类是生产工艺过程中排放的废气,如烧结、冶炼和钢材轧制过程中产生的烟尘、二氧化硫和其他有害气体;第二类是煤、煤气等燃料在炉窑中燃烧产生的含尘和二氧化硫的烟气;第三类是原料、燃料在运输、装卸和加工过程中产生的粉尘。从目前来看,我国钢铁行业烟气治理可谓迫在眉睫。

政策压力不减

环保部7月25日印发《京津冀及周边地区重点行业大气污染限期治理方案》,紧接着于11月16日印发《长三角地区重点行业大气污染限期治理方案》、《珠三角及周边地区重点行业大气污染限期治理方案》,三个文件都把钢铁行业作为四大重点污染行业之一,与电力、水泥、平板玻璃行业一起列入大气污染限期治理行动计划。

三个地区分别对钢铁企业污染治理提出不同的要求,其中京津冀地区要求:抓紧钢铁企业脱硫除尘设施建设,烧结机和球团生产设备均应安装脱硫设施,实施全烟气脱硫并逐步拆除烟气旁路,2014年底前,京津冀区域完成257台钢铁烧结机(含球团)脱硫改造、139家钢铁企业除尘综合治理;长三角地区要求:2015年7月1日前,长三角地区完成51台钢铁烧结机(含球团)脱硫改造、48家钢铁企业除尘综合治理;珠三角地区要求:2015年7月1日前,珠三角及周边地区完成20台钢铁烧结机(含球团)脱硫改造、3家钢铁企业除尘综合治理。

资金压力空前

钢铁行业在资金层面的压力不断增大。据媒体报道,前三季度钢铁行业40家上市企业净利润总额为60.46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17.9%。40家上市企业中有18家企业净利润同比下降。下游需求疲软,钢价上行动力不足,价格持续走低。钢企利润额总体下降、资金层面紧张成为钢企普遍面临的困局。

钢铁行业烟气治理包括脱硫脱硝、除尘等,环保设备的投资和运行成本普遍较高,这使得钢企资金压力增加。而钢企治污除了拥有先进的治理设备外,还需要钢企投入相对的人力、物力及精力才可以达到,再加上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的收紧,尤其加大对于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烟尘等污染物的排放限制,这就在现有的基础之上更新设备、改进技术,这些都无形中增加了钢企烟气治理的资金压力。

治理力度加大

APEC期间,多地钢铁企业被限产甚至停产。北极星节能环保网注意到,虽然APEC已过,但大气污染防治的压力不减,钢铁企业作为污染大户,不断加大人力、资金等投入,用于烟气治理,为大气污染防治贡献。

河北钢铁(000709,股吧)集团承钢公司通过应用炼钢系统除尘灰再利用技术,累计回收除尘灰9000余吨应用于普钢生产,达到了除尘灰零外运的同时,实现增效500余万元。

湖北武钢投资5亿多元对烧结厂、焦化厂和炼铁厂等除尘器、脱硫脱硝排放改造,以减少对大气的污染,达到国家环保部门规定的标准。

内蒙古乌钢环保升级改造工程重点项目—烟气脱硫工程正式复工建设,同时也标志着乌钢环保升级改造工程全面铺开。采用丹麦生产的旋转式的螺旋喷雾装置,具有脱硫效率达95%以上等优点。

江西新钢集团公司烧结厂三台烟气脱硫机与烧结机的运行同步率等主要运行指标均较大提高,三台烟气脱硫机SO2排放指标、粉尘浓度均优于国家排放标准。

安徽马鞍山钢铁股份有限公司兴建烟气脱硫除尘项目,增设一套烟气脱硫装置:包括电除尘器、脱硫塔、布袋除尘器等。

辽宁鞍钢矿业集团公司弓长岭球团厂积极履行企业环保责任,千方百计加大环保投入,投资6356万元,为两条生产线安装烟气脱硫除尘设备,为辽宁省市蓝天工程做出重要贡献。

本文由betway必威亚洲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