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厂新闻

作者:betway必威

国家统计局日前公布,2015年中国粗钢产量80383万吨,比去年下降2.3%,为33年来首次下降;粗钢表观消费量下降5.1%,为连续两年下降。产量、需求双双下降,正式宣告中国钢铁消费进入峰值弧顶区。繁华散去,盛筵落幕。在产能严重过剩的情况下,中国钢材消费何去何从,高位盘整还是持续下降,适度回落还是大幅收缩,这是钢铁行业必须认真思考的问题。  目前一种较有代表性的观点认为:中国钢材消费达到峰值后,中长期粗钢产量呈阶梯型下降:2020年为7.02亿吨,2025年6.24亿吨,2030年降至5.6亿吨。这一过程至少持续15年,降幅达32%。照此推算,出清产能的目标不是2亿吨左右,而是5亿吨之巨,去产能周期不是五年、十年,而是十五年甚至更长。行业前景果真如此黯淡?笔者以为,不管是从发达国钢铁产业经验还是中国具体国情来分析,这一观点可能过于悲观。  一国的钢材消费及生产与该国国民经济发展状况、工业化进程密切相关。在工业化、城镇化中期,由于基础设施大规模建设、重化工业加速发展,该阶段钢材需求强度大,钢材消费量增长速度高。随着两化的完成,基础设施逐渐完备,钢材消费强度较低的第三产业产值占GDP的比例迅速增高,钢材消费量的增长速度就会减缓乃致出现负增长,拖累钢铁产量下降。  纵观美日欧发达国家,粗钢产量达到峰值以后,在峰值附近波动,一定时期以后呈现下降趋势。美国、日本是经济大国,也是为数不多的钢产量超过亿吨的钢铁大国,对中国更具参考意义,本文以两国为样本,对长达三十年的钢铁产量演变过程进行观察分析。  美国、日本双双于1973年粗钢产量达到最高值(如下图),分别为13680万吨和11932万吨。在随后的30年里(1974—2003年),两国钢铁产量调整形态呈现较大差异。美国1982年产量降至6766万吨后,产量底部回升,2000年最高产量回升至10180万吨。把三十年分两个阶段进行比较,前十年(1974—1983)平均年产量10713万吨,后二十年(1984—2003)平均年产量8971万吨,下降了16.3%。粗钢产量总体呈下台阶走势。日本于1998年降至9355万吨,此后最高产量回升至11051万吨(2003年),前十年平均年产量10529万吨,后二十年平均年产量10288万吨,下降2.3%,下台阶特征不显著,可视为呈区间波动。两国比较不难得出结论:美日钢铁产量下降的路径和幅度差异较大。  美国、日本钢铁产量调整路径之所以迥异,主要原因在于美国制造业竞争力不断下降,汽车、机械等主要用钢行业需求停滞不前甚至萎缩。而日本汽车、机械、家电、电子为代表的制造业在上世纪70—90年代仍保持很强优势,产量不断增加,如汽车产量从1973年的709万辆增长到2003年的1029万辆;电冰箱从七十年代初的320万台增长至2000年500万台。正是制造业支撑了钢材需求,使得日本钢铁需求表现远远好于美国。中国制造业情况类似于日本,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依然是制造大国。这意味着中国钢铁产量不会出现美国式的大幅下降。  虽然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大规模高强度的城市发展和基础设施建设高潮已经过去,不可避免地导致建筑业等行业钢材需求见顶并明显下降。但是,我国发展仍处在重要战略机遇期,发展的潜力、韧性和回旋余地都很大,在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转变过程中,为钢铁产业提供了新机遇,创造新需求。未来钢材需求有三大亮点值得关注:  汽车业仍有发展空间。中国汽车产量已超过2400万辆,居世界第一,但是人均保有量偏低,市场远未饱和。日本汽车千人保有量589辆,中国2014年千人保有量仅为113辆/千人,尽管两国国情不同,不可能达到日本水平,但也还有很大提升空间。随着经济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在三线、四线城市、乡镇仍然有很大消费市场。中汽协等机构预测,未来汽车产量仍将保持稳步增长,汽车产量将超过3000万辆,甚至有望达到4000万辆。预计汽车工业钢材需求将增加600—1600万吨。  再看钢结构行业。钢结构建筑抗震性能好,材料可循环利用,低碳环保,是绿色建筑的重要代表。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钢结构用钢量已占到钢产量的30%以上,钢结构建筑面积占总建筑面积的40%以上。而在中国,钢结构用钢不到6%,钢结构房屋建筑仅占全国房屋建筑6%左右,钢结构桥梁不到1%,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巨大。随着我国钢铁工业发展和钢结构建筑技术的日臻成熟,推广应用钢结构的条件万事俱备,建筑财政部、住房城乡建设部于2015年联合发布《关于加快推动我国绿色建筑发展的实施意见》的通知,通过建立财政激励机制等多种手段,力争到2020年,绿色建筑占新建建筑比重超过30%。据中国钢结构协会预测,2020年,全国钢结构用量比2014年翻一番,达到8000—10000万吨,占粗钢产量的比例超过10%;钢结构建筑将增加钢材需求4000—5000万吨。如果达到发达国家水平(钢结构建筑面积占总建筑面积的40%),则将增加8000万吨的需求量。  人口增长亦是支撑需求的重要因素。二孩政策的全面实施,有助于维持中国总人口继续增长态势,国家卫生计生委预测,预计2030年前后总人口达到14.5亿左右的峰值,比2014年增加8000万,按此粗略估算,将增加粗钢消费4000万吨。  以上三项需求增量合计8600—13600万吨,这是令人鼓舞的正能量,将很大程度地对冲钢材需求的减量因素,有效避免钢材需求过快过大的下降。当然,由于时限错配,这些新兴需求不会在短期内发挥作用,预计在十三五的上半场,钢材需求以收缩为主。随着经济新常态的形成,以及上述三大因素逐渐释放能量,降速收窄,粗钢产量有望在7亿吨上方触底,然后震荡回升。如果钢材出口维持在1亿吨水平,那么在未来的20—30年里,中国粗钢产量将在7—8亿吨区间波动,并且有机会触及历史高点。  在未来的20—30年,我们没有理由对未来的钢铁需求持悲观的态度。可以预见,经过坚定的化解过剩产能、去杠杆,通过兼并重组、转型升级,中国钢铁业将重新焕发活力,实现绿色可持续发展,完成钢铁强国的凤凰涅磐。

本文由betway必威亚洲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