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崎琳治下内外勾结坐地分赃,起底武钢腐败窝

作者:betway必威

摘要:继2015年被中纪委通报调查后,武钢原董事长邓崎琳在今年1月被开除党籍,随后被最高检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作为国务院国资委直管的大型央企,曾领航钢铁行业的武钢,在邓崎琳治下所隐藏的多重问题,伴随着邓崎琳的落马而逐渐暴露出来。网易财经调查发现,早于2007年,邓崎琳等武钢高管便开始以贱卖长协矿等方式向武钢供应商输送利益,造成巨额国资流失。与此同时,邓崎琳等人还通过“绕圈”交易,即构建与中间商的采购网络,将人为增加的企业成本,隐秘转化为与中间商共同“分赃”的利润。虽然因邓崎琳被查,武钢在行业寒冬下对“以钢谋私”进行强力整顿,但面对邓崎琳已经布局成型的“国内重组加海外并购”扩张版图,重压之下的武钢若要走出困境,并非易事。  从技术员到董事长,扎根武汉钢铁(集团)公司(下称“武钢”。A股上市公司“武钢股份”,600005)40年的邓崎琳,或许未曾想到,恰逢其到龄退休的2015年,中央第十三巡视组进驻武钢,自己随后因被查出问题而落马。  2015年8月29日,中纪委公布邓崎琳接受组织调查。今年1月8日邓崎琳被开除党籍后,最高检随即对其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以邓崎琳为核心的利益联盟,逐渐瓦解。  此前的2015年4月,武钢股份副总经理孙文东先于邓崎琳落马。今年1月12日,武钢工会主席、武钢股份监事会主席张翔被刑拘。  武钢知情人士对网易财经透露,孙文东和张翔均为邓崎琳亲信。而据新任武钢董事长马国强指示,武钢纪委监察部还计划自今年2月起在武钢内部进行严格自查。  但“行业寒冬下,反腐风暴来得太晚”,上述知情人士称,邓崎琳执掌武钢期间,其主导的国内重组和海外并购的扩张战略,已将武钢置于“骑虎难下”的困境。而邓崎琳等人长期以来的“以钢谋私”,更导致难以计数的国有资产流失。  网易财经独家获得的一份未曾公开的武钢审计部文件显示,可查的武钢内部利益输送、关联公司违规交易等行为,至少早于2007年。但隐藏其中的部分关联公司,直到2015年中央巡视组通报,方为外界知晓。  前述种种,让武钢积重难返。武钢股份相关数据表明,至2015年7月,武钢集团的效益额在111家央企中排名跌落至第107位。而武钢的钢铁吨材利润,更严重下滑至每吨-32元。  贱卖长协矿致巨额国资流失  2015年9月11日,武钢发布中央巡视组巡视整改通报,表示就“国有资产巨额损失”问题,对国贸公司违规与私企武宝联公司进行矿石买卖进行“检讨和反思”。  上述通报中提及的国贸公司,是武钢股份全资子公司武钢集团国际经济贸易有限公司。而武宝联公司则较为神秘。根据国内信用风险管理领域权威机构棱镜征信的数据,除确认武宝联注册地在上海(2007年成立),全称为上海武宝联钢铁炉料有限公司(2011年注销)外,未有任何信息记录。  多名武钢职工对网易财经表示,武宝联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邓崎琳的胞弟等亲属。对此,武钢外宣办未回复网易财经的核实请求。但通过前述武钢审计部文件及武钢内部人士证实,武钢国贸与武宝联公司的交易模式及过程,终于明晰。  2007年11月,武钢国贸以每吨1093元的长协矿(即国外进口铁矿石的长期协议价格,一般只有央企等单位有进口资质。编者注)价格,购入一船16.05万吨的巴西粉矿。但此船粉矿并未按正常程序挂账武钢股份,而是在时任武钢国贸总经理孙文东的批示下,以每吨1450元的价格出售给武宝联公司。而当时巴西粉矿的国内市场价格为每吨1560元,差价达每吨110元。  对此“不正常”交易,武钢国贸解释道,作为武钢供应商,武宝联公司曾在2007年3月为武钢旗下的鄂州球团厂提供15万吨应急造球精粉,须以低价出售巴西粉矿的形式,对武宝联公司进行“归还”。同时,武钢国贸购入的巴西粉矿因质量问题无法投入武钢的生产。  最终,武钢国贸与武宝联公司于2008年4月至8月,分5次达成13.64万吨的巴西粉矿交易。以每吨110元差价计算,武钢损失额达1500万元。  此外,让武钢审计部认为“不可思议”的是,按计划,武宝联公司低价购入的巴西粉矿为整船16.05万吨。但在第五次完成最后的2.41万吨巴西粉矿交易时(2008年8月),铁矿石价格突然大幅下跌。为此,武钢国贸随即又以交易原价回购了武宝联公司2.41万吨的巴西粉矿,理由是武宝联公司要求“退货”。  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虽然武钢审计部对前述交易提出质疑,但武钢国贸的低价私售行为并未受到查处,反而以完成“非武钢贸易”的形式,获得武钢数额丰厚的奖金。所谓非武钢贸易,是武钢国贸自2006年推行的、不涉足武钢自身生产部分的多元化经营项目。  据武钢审计部统计,2007年至2009年,通过诸如前述与武宝联公司的交易方式,武钢国贸共低价外销武钢长协矿254.89万吨,违规骗取非武钢贸易奖金4318.21万元。而武宝联公司从中获利多少,却难以统计。  前述武钢知情人士对网易财经表示,受困于体制,武钢内部审计不但难以根治央企弊病,反而“提醒”非法牟利行为转入地下。  2008年11月,武钢国贸总经理孙文东调任武钢集团鄂城钢铁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鄂钢”)总经理;2011年1月,与武钢国贸进行巴西粉矿交易的武宝联公司注销。  而若要完全确定武宝联公司与邓崎琳、孙文东之间的关系,以及三方“合作”造成的国资流失数额,唯有等待司法机关的调查结果。  联合中间商分食煤炭采购利润  和武宝联公司一样,平顶山市平远贸易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平远贸易”)亦成立于2007年。网易财经调查发现,自平远贸易开始,邓崎琳治下的武钢在其与供应商之间,费尽心机搭建中间商网络,导致采购成本无形增加。  熟悉平远贸易的河南某煤炭公司负责人,将上述中间商网络形容为“绕圈”交易。据该负责人估算,钢企若通过中间商“绕圈”采购1万吨煤炭,将比直接对接供应商采购多支出成本超过百万元。  而这百万元成本,将成为中间商与钢企进行“分赃”的隐秘利润。  如上述负责人所言,曾参与武钢煤炭采购的一位内部人士,向网易财经提供了一份交易记录。该交易记录显示,2008年10月,武钢国贸曾向河南平顶山及江西新余的两家贸易公司采购了三批共计2.11万吨煤炭。  作为中间商,平远贸易联合另外两家贸易公司参与采购环节,3家中间商层层加价后,将武钢国贸上述三批煤炭的采购成本提高了429.41万元。而成立仅一年后,依托武钢的平远贸易便实现利润共计3746.35万元。  对此,武钢相关部门曾进行审计并上报。但武钢内部人士向网易财经透露,因平远贸易的“特殊身份”,当时武钢高层并未对此有任何表态。  工商资料显示,平远贸易为武钢国贸与中国平煤神马集团物流有限公司出资组建,董事长为吴声彪。而吴声彪同时为武钢采购总监,并曾担任过武钢审计部部长。  此外,中国平煤神马集团为上市公司、主营煤炭开采与销售的平顶山天安煤业股份有限公司(A股简称“平煤股份”,601666)的第一大股东。而据武钢股份相关公告,武钢股份为中国平煤神马集团第二大股东(持股11.92%)。  如此来看,武钢与平煤股份的关系其实十分紧密。而这又使得平远贸易的存在显得更为“另类”。2013年,证劵日报曾刊发报道,对武钢不直接向平煤股份采购煤炭,而是通过平远贸易复杂辗转表示“不解”。  前述武钢国贸与平远贸易的2.11万吨煤炭交易细节,或可为此“不解”提供答案。而不管是武宝联公司还是平远贸易,均为邓崎琳治下武钢问题的冰山一角。  据武钢发布的中央巡视组巡视整改通报,武钢无烟煤采购的一家中间商公司,通过和平远贸易相同的操作,获取不当利益达1.03亿元。截至2015年7月,武钢按巡视组反馈,共清退“不具备资格或有特殊关系的中间商”共13家。  而武钢官方微信公号“幸福武钢”今年1月20日发布的信息显示,经过5个月的专项清理,武钢还自查出2012年1月1日至2015年9月15日期间发生的挂靠、转包、违规等项目共计111个。  虽然邓崎琳治下武钢的一系列违规行为暂时受到整顿清理,但另一方面,面对邓崎琳主导成型的扩张版图,重压之下的武钢想要走出困境,并非易事。  强推防城港项目或将“骑虎难下”  国内重组加海外并购,是邓崎琳治下的武钢的发展战略。  2005年至2008年,武钢对鄂钢、昆明钢铁控股有限公司及广西柳州钢铁(集团)公司(下称“柳钢”。A股上市公司“柳钢股份”,601003)进行联合重组。此后,武钢在巴西、加拿大、利比亚等国加速并购步伐。  网易财经了解到,武钢的海外并购共涉及8座铁矿,但至今仅一座投产。而在国内重组中,武钢与柳钢合作,计划投资达639.9亿元的广西防城港钢铁基地项目(下称“防城港项目”)亦争议不断、风险渐增。  2005年12月,武钢与广西国资委控股的柳钢签署重组协议,成立广西钢铁集团,联合建设千万吨级的防城港项目,其中武钢持股80%,广西国资委以柳钢全部净资产出资持股20%。  然而直到2014年,武钢才公布防城港项目的建设时间表。邓崎琳表示,项目规划在2016年形成500万吨生产能力,2017年形成1000万吨生产能力。  但柳钢却对项目失去了兴趣。2015年9月8日,柳钢股份发布公告,宣布广西国资委全部减资,柳钢退出防城港项目。  对此,原在鄂钢管理炼钢设备,并长期从事炼钢技术研发的余世光,直言防城港项目注定为“悲剧”。他对网易财经分析道,在钢铁行业产能过剩的大环境下,武钢投资新建钢铁基地,实为战略上的严重失误。而大型钢企的改革出路,不在于重组兼并和产能调整,而在于管理模式的转变。  正因如此,早于防城港项目启动时,余世光便写下万字长信,并向相关部委建言“防城港项目不能上”。据余世光回忆,在防城港项目的论证中,武钢内部也曾提出诸多质疑,但邓崎琳的态度格外强硬,“力排众议”。  同于余世光的观点,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冶金专家对网易财经强调,2013年落马的原柳钢董事长梁景理,和邓崎琳均是在行业内摸爬滚打多年且才能卓著的传统“钢铁人”。而通过不同场合下的交流,梁、邓二人对留下“身后名”的观念也根深蒂固,防城港项目便是最明显的例子。  如今,武钢必须独自面对防城港项目难题。而余世光告诉网易财经,武钢高层曾向其透露,在防城港项目上,曾任宝钢股份总经理,此后“空降”武钢的马国强,当时已感觉武钢“骑虎难下”,想撤出而不能。  今年1月11日,马国强出任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新任会长。在任职讲话和媒体采访中,马国强表示,防城港项目符合城市钢厂向沿海搬迁的策略,所以武钢对其态度“很坚决”。但在规模选择上,须结合武汉地区的产能减量考虑。而武钢对防城港项目建设推进时机的选择、投资的控制,也更会趋于严格。

始于2015年的武汉钢铁(集团)公司(以下简称“武钢”)反腐大戏再次上演新的剧情。  2016年1月13日,最高检发布消息,日前,最高人民检察院经审查决定,依法对武钢原董事长、党委书记邓崎琳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案件侦查工作正在进行中。  而就在此前两天,武汉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钢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监事会主席张翔因涉嫌受贿罪被刑事拘留。“目前公司生产经营正常、稳定。”根据武钢集团公告,张翔同时担任武钢党委常委、工会主席职务。  一位不愿具名的武钢内部人士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邓崎琳利用职务便利,在武钢职工住宅小区钢花新村116街及30街各另占住房,并长期占用武钢宾馆豪华套房供个人使用。记者通过咨询发现,武钢宾馆豪华套房位于酒店8betway必威亚洲官网,~10楼,预定价格1080元/晚。  “大搞一言堂,作风霸道”,一位武钢员工如此评价邓崎琳的行事风格,并称“邓在位十余年,武钢员工似乎没有怎么享受企业发展的红利。”  不过上述情况未获武钢集团官方证实。记者拨打武钢党委宣传部多位负责人电话,也未获回复。  2015年年初,中央第十三巡视组对武钢进行了专项巡视,武钢内部腐败问题开始暴露。此后,武钢副总经理孙文东因涉嫌受贿被刑拘。武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邓崎琳于2016年年初被开除党籍;收缴其违纪所得;涉嫌犯罪问题、线索及所涉款物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武钢的“邓崎琳时代”已经落幕,但遗留下来的问题对继任者和武钢来说,无疑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反腐新剧情  武钢官网显示,武钢是新中国成立后兴建的第一个特大型钢铁联合企业,于1955年开始建设,1958年9月13日建成投产,是中央和国务院国资委直管的国有重要骨干企业,连续数年进入《财富》世界500强榜单。  不过,随着反腐的深入,深陷腐败窝案漩涡的武钢仍未走出阴影。2016年1月11日,武钢发布消息称,公司党委常委、工会主席张翔因涉嫌受贿罪被刑事拘留。  “张翔为人很张扬,在位期间就被多次举报,被举报的问题主要涉及买官、受贿等,曾被举报向邓崎琳行贿100万元,并得到重用。”上述武钢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不过,这一信息尚未得到武钢官方证实。  事实上,张翔被刑事拘留仅是武钢贪腐窝案的一环。根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信息,邓崎琳严重违反组织纪律,违规选拔任用干部,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干部选拔任用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  上述知情人士介绍,就在2016年1月7日,张翔还以武钢党委常委、工会主席的身份出席基层党群干部座谈会并主持会议,并传达了中央企业党建工作专题推进会精神。  会上,张翔要求大家“认真贯彻落实此次会议精神,凝心聚力、勇于担当,以实际行动为公司扭亏增盈、深化改革、转型发展贡献力量。”记者查询武钢官网信息发现,涉及张翔的会议内容已被删除。  据多位武钢内部职工介绍,张翔在任时被基层员工亲切地称为“翔叔”,为职工办了很多实事,“却没能抵住诱惑,可惜可悲可叹”。  “平心而论,翔叔是个好领导,职工服务中心、创新工作室、武钢工会‘三位一体’平台都是他带起来的。”上述员工表示,张翔多次亲自下食堂改善职工伙食,“只是犯了一个不该犯的错误”。  信息显示,张翔为辽宁抚顺人,1975 年 8 月参加工作,属于武钢“老人”。历任武钢初轧厂副厂长 ;大型厂党委书记、用户服务办公室主任;武钢副总工程师;武钢总工程师、副总经理兼总工程师;武钢股份副总经理兼总工程师;武钢总经理助理兼武钢集团武汉江北钢铁有限公司总经理;武钢副总经理等职务。  根据武钢集团公告,张翔被刑事拘留前担任武钢党委常委、工会主席职务。2015年12月31日,武钢股份高管换届选举,张翔被选为武钢股份第七届监事会主席,这也意味着,张翔担任监事会主席不足两周的时间。  此外,据财新网报道,张翔落马与前任武钢董事长邓崎琳有直接关系。“中央巡视组进驻武钢期间,邓崎琳正是在张翔的配合下干扰巡视工作的正常进行。”  “靠钢吃钢”利益链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在邓崎琳治下十余年的武钢集团,为其亲属及情妇“靠钢吃钢”、大肆敛财提供了巨大便利。  资料显示,邓崎琳24岁便进入武钢工作。至今40年,从一名车间技术员升至武钢董事长、党委书记。在执掌武钢期间,武钢的规模及产业格局得到了较大发展,形成了4家钢厂及7个相关产业板块,钢铁主业产能也从900万吨升至4000万吨的规模,位居国内四强。  不过,长期担任“一把手”也为邓崎琳贪腐提供了便利。  根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信息,邓崎琳严重违反廉洁纪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亲属经营活动谋取利益,违规多占住房,违规领取奖金,长期占用宾馆客房供个人使用;严重违反群众纪律、工作纪律和生活纪律,进行权色交易。其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财物问题涉嫌受贿犯罪。  而邓崎琳亲属围绕武钢经办企业,以“钢”谋私谋取非法利益的问题突出。记者梳理发现,相关举报主要集中于邓崎琳的儿子、胞弟和情妇郭某身上。  据武钢集团多位内部员工介绍,此前因受贿罪被刑事拘留的原武钢集团副总经理孙文东即由邓崎琳一手提拔,并充当其贪腐的“急先锋”,“孙文东在2009年的审计中发现重大问题,依然被邓崎琳予以重用并调到鄂钢公司担任总经理,是典型的带病提拨。”  其中,孙文东任职武钢国贸公司总经理期间,违规与私企武宝联公司进行矿石买卖、输送利益等问题曾饱受诟病,至今网络上尚有相关举报信息。根据举报材料,“邓崎琳的儿子邓某在香港用他人名义注册了数家公司做矿石贸易,武钢从国外买回的矿石低价卖给其儿子的公司,邓某再将矿石加价卖回武钢,赚取差价利润。”  相关爆料称,2006年武钢国贸公司预付武宝联公司1亿元人民币,欲从武宝联公司购进矿石15万吨,半年后武宝联公司才将矿石交付给武钢,随后在2007年和2008年两年时间里,武钢将低于市场价格的“长协矿”卖给武宝联公司390万吨后,又从武宝联公司购进高价的市场矿390万吨,这样一转手就产生390元/吨的差价。  不过,上述爆料并未得到权威回应和证实。  “在未按制度要求对武宝联公司立户评审的情况下,经时任总经理孙文东批准,2007~2008年国贸公司原料部就与武宝联进行了矿石交易,严重违反了公司管理制度;低出高进造成武钢重大损失。在销售给武宝联公司的矿石中,有2.41万吨在矿石价格大幅下跌后又原价回购,致使武钢损失1500余万元。”武钢在巡视整改情况通报中指出。  记者查询工商资料显示,武宝联公司全称上海武宝联钢铁炉料有限公司,主营工业炉料、铁矿石原料、机电设备及产品、金属材料等的销售,公司已于2009年注销,并退出钢铁市场。  武钢集团表示,武钢党委就国贸公司违规与私企武宝联公司进行矿石买卖问题进行了认真检讨和反思,存在未执行立户规定,低出高进造成武钢重大损失,合同管理混乱,相关人员涉嫌利益输送,层层审核形同虚设等问题。  举报材料显示,邓崎琳情妇郭某同样采用类似手法控制一家注册于武汉的某金属炉料有限公司,通过经营铁矿石低进高出的方式谋取巨额经济利益。记者查询工商注册资料发现,上述公司主要经营金属矿、非金属矿、炉料及原材料等的批零兼营,经营状态为注销。  “通过分析武钢近年来查出的受贿案件和群众反映的突出问题,公司发现少数领导人员利用职务便利,以‘钢’谋私、为自身关联企业输送利益、插手工程项目,从而谋取非法利益问题突出,特别是在物资采购、工程建设、集体企业等领域多发易发。”武钢集团表示。  知情人士认为,武钢集团贪腐的盖子已被揭开,随着调查的深入,反腐大戏或还将上演新的剧情。  决策失误谁来埋单?  日前,最高人民检察院经审查决定,依法对武钢原董事长、党委书记邓崎琳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案件侦查工作正在进行中。  至此,武钢长达十年之久的“邓崎琳时代”彻底走向终结。然而,武钢累积日久的沉疴痼疾才刚刚显现。行业寒冬之下,谁该为违规决策、管理混乱的“邓崎琳时代”埋单?  武钢披露的信息显示,经查,2010~2014年,公司68个重大项目中有41个没有经过集体决策,比例高达60%。  “盲目投资,不切实际的搞所谓中西南发展战略,造成公司投资亏空。”上述武钢内部人士如此评价邓崎琳时代“以规模为上”的快速扩张战略。  邓崎琳曾表示,“十二五”期间武钢的产能规模要达到6000万吨。而在其刚主掌武钢集团时,公司的产能仅为900万吨左右,远低于老对手宝钢和鞍钢。  在这种情况下,武钢确定了“中西南发展战略”,即向中西南部扩张,通过重组,快速实现做大做强。从2005年开始,并购鄂钢、收编柳钢、重组昆钢、谋划防城港千万吨级钢铁基地项目的大戏先后上演。  快速扩张战略并未改变武钢大而不强的局面。在2015年《财富》世界500强榜单中,中国有8家钢企榜上有名,武钢排名最后,营业收入远低于排名最前的宝钢。2014年,宝钢的营业收入为483.2亿美元,武钢为237.2亿美元。  相反,选人用人不讲规矩,少数领导人以“钢”谋私、大肆敛财,重大项目违规决策、顶风违纪问题,违规决策、管理混乱、造成国有资产巨额损失等问题开始大量出现。  而出海找矿的海外扩张战略也最终以失败告终。2008年以来,武钢通过股权收购和项目合作等方式,先后在巴西、加拿大、非洲等地布局了八座矿山,拥有海外资源权益数百万吨。  不过,这些矿山的品位都不高,多在30%左右,提炼成本大幅增加。据媒体报道,武钢在巴西和加拿大投资的MMX铁矿和Bloomlake铁矿,已宣布破产、停产。  以巴西MMX铁矿为例,目前,武钢已深入清查巴西项目违规决策问题。武钢表示,针对中央巡视组指出的巴西项目问题,武钢认真调查分析了巴西MMX项目决策过程。发现的主要问题是:先拍板后论证,后续风险没有控制,境外投资管理制度缺乏。  此外,邓崎琳在任上主推的非钢转型、养猪种菜发展“现代城市服务战略”也饱受质疑。业内的担忧在于:投入大部分资金和精力发展非钢业务,将会导致钢铁主业后续发展乏力,“不能因为副业一时之好而颠倒了主次,丢了西瓜捡芝麻,而对领导层决策失误埋单的将最终是武钢的逾十万名员工。”  来源:中国经营报

本文由betway必威亚洲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